党团工会
"好老人"劉發生 九旬"信義老人"牢記70年前恩情 逐一上門償還舊債
   发布时间:2016-05-20
0

   70年前——因父母早逝,家庭貧困,身爲長子的他爲養家餬口,向9戶人家借錢借物;

   90高齡——從90歲起,他費盡周折,陸續將一筆筆舊債償清;

   15公里——由於當年某一債主的後輩已經遷居別處,他拖着老邁之軀步行15公里,主動上門將債款歸還。
   在湖南省株洲市攸縣檟山鄉巷口山村,有一個倔強的老人叫劉發生,93歲的他,最近三年陸續把70年前欠下的舊債一筆筆還清。由於當年的債主早已離世,他便把錢還給債主的兒孫輩。事實上,沒有一個債主的後輩知道這些舊債,也沒有一個後輩願意收下這跨越半個多世紀的債款。老人只好請鄰里作證,將債款硬塞給債主後輩。他說:“不把錢還上的話,我入土都不會心安。”

劉發生老人在房間裏休息。圖片來源:株洲文明網

1.少時向鄰里借錢物 點滴恩情記心頭

   劉發生出生於1923年。他的父母共生育了5個子女,他是長子。母親在生完第五個孩子後不久就去世了,父親在他16歲時也去世了。那時候劉發生已經結婚,成了家裏的頂樑柱。由於家裏異常貧困,他賣了三畝地纔將父親下葬。
   “那時候有這麼多弟弟妹妹要照顧,種的糧食根本不夠吃。”劉發生說。有一次,他老婆得了眼疾,光治病就花了120桶穀子。無奈之下,劉發生只得向鄉鄰借穀子填肚子。前前後後,他共向6戶人家借過穀子,借的最多的一戶有48桶,每桶穀子重17斤左右。
   爲了養家餬口,劉發生還學會了搓紡棉線的手藝——將一朵朵棉花搓紡成一根根棉線,轉手之後能賺點小錢。因爲沒有棉花,他還分別向兩戶人家借了20斤和40斤棉花。
   最困難的時候,劉發生還找鄰居借了12個銀元做販賣大米的生意,這也是他諸多債款中最“重頭”的一筆。
   劉發生說,他總共向9戶人家借錢借物,都集中在1942年至1945年這四年裏。

劉發生(右)整理債據。圖片來源:株洲文明網

   當年的滴水之恩,老人一筆筆記在心頭。“只要睜開眼,就會想起這些債。”劉發生說。
   然而,生活貧苦的他,卻一直無力償還。結婚後,他和妻子生育了七個子女,而家裏只有五畝薄田,連糧食都不夠吃,更別說還債了。
   “鄰里見我生活這麼困難,從來沒有上門跟我討過債。”這讓劉發生頗爲感動,他當時就立下誓言:等自己有能力後,一定要把這些債一筆筆還清。
由於需要撫養的子女太多,老人的生活條件一直未改善。“我一直靠種田爲生,沒有攢下什麼錢,這些陳年舊事也沒跟子女們提起過。”俗話說“父債子還”,可劉發生覺得子女對他很孝順,他不想給子女添麻煩,便一直將此事封存在心裏。

逐一找到債主後輩 2.九旬高齡登門還債

   一晃過了70多年,2013年時,劉發生和老伴已是90歲高齡,於是子孫們便給他們做壽。
   “我們沒有宴請賓客,只是家族內部慶祝。”劉發生的兒媳謝冬娥介紹,當時光禮金就收了9000多元,這筆錢,他們悉數給了父親。
   有了這筆錢,劉發生首先想到的是還清舊債。可當年的債主們,多半已離世。
   劉發生首先找到鄰居文運生。當年,他向文運生的父親借了12個銀元。眼下,文運生也已76歲,而他的父親早已離世。面對突然上門說要還債的劉發生,文運生一臉錯愕,因爲他從來沒聽父親說過這事。“他說當年在我父親手上借了些錢,我說我都不知道這回事,讓他別還了。”文運生說,老人執意給了他2000元,“我說不要了,但他非要我收下,並說就算這輩子不還,下輩子也要還。”
   還了這筆重頭債後,劉發生陸續找到其他債主的後輩還債。每次登門還債時,債主後輩們都是一臉茫然,待他講清事情原委後,債主後輩們中沒有一個願意收他錢的。無奈之下,老人只好請周邊的鄰里作證,將錢硬塞到這些債主後輩手中,表示自己已經還清債。
   其中,有個債主的後輩已從檟山鄉遷至丫江橋鎮,當年劉發生從債主那兒借了40斤棉花。爲了還債,90多歲的劉發生步行15公里,將錢送到債主的後輩手中。
   劉發生說,到2015年6月份,他已經償還了8筆債,壓在他心裏幾十年的石頭終於落下了。

劉發生走在還債的路上。圖片來源:株洲文明網

  老人當時跟小兒子住在一起,但他並未向兒子兒媳透露還債一事。
 “我也是聽到鄰居們說才知道,公公在還70年前的舊債。”劉發生的兒媳謝冬娥說,聽說這事後,他們心裏很不是滋味,公公養育了這麼多子女,卻從未跟他們說過欠債一事,直到現在老人自己還上。如果公公早點說出來,子女們肯定會想辦法幫他還上。

  而在還完8筆債後,還有一筆20斤棉花的舊債,因找不到債主後輩仍未還上。老人只記得這個債主叫“石乃”,家住騰龍衝,不知債主的真名。70多年來,村鎮合併拆分,村民遷徙流動,要尋找“石乃”以及他的子孫。爲此,他只得找檟山派出所求助。民警在戶籍登記系統中未查到線索,便聯繫隔壁的丫江橋鎮派出所,才知石乃全名叫劉石生,已過世,其兒子劉祖發住在另一個村。在民警和兒媳的陪伴下,2015年11月13日,劉發生前去找劉祖發還錢。相見後,劉祖發一臉驚訝,表示不接受這筆錢。劉發生追上去塞給他250元錢,還清了最後一筆舊債。
  劉發生的兒媳說,公公將這9筆債全部還清後,心情舒爽不少,空閒的時候,還會跟鄰居打打牌。

3.舊債“等價兌換”成現金 “百年”後也有臉見恩人

   劉發生當年向鄰里借的主要是穀子和棉花,多爲物品,僅有12個銀元爲貨幣。然而,當時的物價水平已經難以參考,時隔半個多世紀,這些債怎麼還? 
   劉發生說,他都是以現金的方式還債,爲此,他想了個“等價兌現”的辦法。 
   “當年1個銀元能買70斤穀子,12個就是840斤。”他說,目前100斤穀子的收購價爲120多元,840斤穀子就是1000元左右,考慮到時間比較久,他還加上了一倍利息,最後向文運生歸還了2000元。
   至於棉花,當年一斤棉花大概能換10斤穀子,40斤棉花就能換400斤穀子,即500元左右,加上一倍利息,則要歸還1000元。
   劉發生說,還這8筆債花了好幾千元,他自認爲這種辦法還算公平,並跟對方解釋清楚了。他說只有這樣,自己才能心安。

劉發生記錄了每一筆債務。圖片來源:株洲文明網

   如今,劉發生償還舊債的事情早已傳遍鄉野,成了巷口山村的美談,村民提起他時都交口稱讚。見證過老人還錢的鄰居老羅說,當初她問老人,爲什麼債主都過世了,他還想着還錢,“他就說,債主去世了,子女還在,不把錢還上,入土後,他沒有臉面對這些幫助過他的鄉鄰。”

   在採訪時,記者記錄了和老人的幾句對話,而這簡短的幾句話,或許正是這位“信義老人”最樸素的價值觀:

 記者:過了這麼多年,爲什麼能把每筆債都記得清清楚楚?

   劉發生:這些債主都是我的恩人,在我最困難的時候給了我幫助,而且沒有一個人向我要債。這些恩情我怎麼可能忘記?我一直牢牢記在心裏,想着有朝一日一定要把債還了。不把錢還上的話,我入土都不會心安。

   記者:你爲什麼不把這件事告訴孩子們,讓他們爲你分擔呢?
   劉發生:子女們對我很孝順,給我吃給我穿,我不想麻煩他們,而且他們都有自己的難處。
   記者:如今,這9筆債全部已歸還,你有何感受?
   劉發生:以前只要一睜開眼,就會想到自己還有幾筆債沒還。現在債還完了,輕鬆了很多,就算“百年”了也有臉見這些恩人了。

  (本網根據《債務裏的"恩与信" 93岁"信义老人"还清70年前旧债》《中國好人榜——劉發生等稿件綜合,感謝株洲文明網提供素材。)


友情鏈接 | 網站地圖 | 聯繫我們 | | 鄭州一中官方公共服務微信號:zzyz_wx | 豫ICP備15033550號
版權所有:鄭州市第一中學 地址:鄭州市中原西路182號 招生諮詢電話:0371-67882269 辦公室電話:0371-67882200 教務處電話:0371-67882208 掃碼關注鄭州一中微信公衆號